谁是王石的犹大?

2016-06-28 11:33:56 来源:和讯房产西南频道

  房地产行业研究者 语焉/文

  本来应该互为敌人的宝能和华润却联合发难,创始人王石眼看就要被扫地出门,中国房地产行业的标杆遭遇史上最强的危机,万科这场股权大战,看得最认真的,应该是上市房企的老板。兔死狐悲,被自己一手带大的孩子扫地出门,这是谁也不能接受的事情。王石的命运会不会落在每个企业的创始人头上,这谁也说不好。

  就在宝能提出罢免万科全体董事的同一天,在地产界之外,同样的故事也在上演,这个故事就是,汽车之家的管理团队被新任大股东平安保险罢免。同样是险资“野蛮人”,同样是创始人被扫地出门。资本的力量让人不寒而栗。而这,又恰恰是市场的规则,产权第一,谁也无可奈何。

  同样的故事不断上演,给企业提出了一个古老而永不过时的话题:什么样的治理结构才能确保企业长治久安?

  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曾经把家族企业和创始人独大的企业当作落后生产力的代表,以为拥抱现代企业制度,就要把公司变成“公众公司”“开放型公司”。

  20多年前,在这种理想的驱使下,王石放弃了控股万科的机会,让万科变成了股权分散的公众公司,他以精巧的设计,让每个大股东占股很小,很难独自控制万科,同时让央企华润占最大的股份,认为在这样的股权结构下,各大股东对万科发言权很小,只要华润安心做财务投资者“无为而治”,这个企业就不会被资本的力量所左右,以王石为首的管理层就可以获得最大的自由决策权,从而让万科长治久安。

  王石是成功的。在20年当中,万科形成了中国房地产行业最强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战略得当,一路过关斩将,成就了中国第一大房企,其管理模式和企业文化引领了行业的发展,为行业树立起了最强的标杆。

  然而,最终,残酷的事实证明,这种“最理想的企业治理结构”只不过是建立在沙滩上的城堡。分散的股权结构,给了野蛮人以在二级市场强攻低成本获得企业控制权的机会。与此同时,所谓的“第一大股东无为而治”也只不过是过去20年当中特殊情形下的一个偶然,20年当中,华润没有干预万科管理层,只不过是一种幸运,跟华润的内部管理层的个人“克制”关系很大。事实证明,这种企业治理结构之下,第一大股东一旦决定不再“无为而治”,管理层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防御工事能阻挡。

  结果就是,“最稳定的企业治理结构”一朝崩塌,企业一地鸡毛。万科的宫斗剧尚未结束,但剧烈的动荡已经不可避免。万科这杆大旗还能不能好好地打下去,已经成了一个疑问。

  中国的企业发展史曲折向前,万科用巨大的代价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深刻的案例,对何为稳定的企业治理结构,如何在资本和企业之间建立正确的关系,整个中国企业界都需要重新思考。

  终点回到起点,现在看来,现代企业制度未必一定是股权分散的“公众公司”,家族企业未必就如我们之前所认为的那样落后。在中国大陆之外的华人世界,大企业几乎都是家族企业,或者家族控股的上市企业,这些企业无例外地都是业绩稳定增长的“百年老店”。这些企业的成功经验,未必证明家族企业一定好,但证明了一点,企业的股权结构即所有者要稳定,不要因为控股权频繁变更让企业陷入周期性的改朝换代之中。改朝换代的结果必然是企业的战略、团队和企业文化的大洗牌,结果是原有的优秀的东西被抛弃,企业要从头再来。这样巨大的变革成本是任何企业都难以承受的。

  所以,万科在一开始的股权治理结构的设计就是有着巨大缺陷的,30年当中没有因此而发生地震,是幸运,但这种幸运不是永远的。现在,对万科来说,就是要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当然,这场地震,本来可以以更加稳定和平和的方式进行。对王石来说,从去年底到今年6月,一系列的决策失误很多。最大的失误就是与华润缺乏沟通,使得原本应该是华润出面与野蛮人宝能进行对决,万科管理层只需要静观其变的,结果由于一系列决策的失误,使得华润居然和宝能联手。

  另一个重大的失误,就是万科股票长时间停牌,拖延复牌。其实,最怕万科股票复牌的不是万科管理层,而是“野蛮人”宝能,宝能以超高的杠杆入股万科,最怕的就是股价连续下跌导致爆仓,所以宝能一路小心翼翼,几乎是踩着钢丝在行走。宝能此役,可以类比于日本偷袭珍珠港,在实力不够的情况下,压下全部赌注对强大的对手搏命一击,如果这一击不中,崩盘的就是袭击者。可惜,万科内部的决策是停牌再停牌,帮了宝能一把。现在举牌限售期已过,宝能不用装孙子了,又傍上了华润的大腿,可以趾高气扬地对王石发起最后一击了。

  万科内部谁一直坚持股票停牌的,谁就是王石的犹大。不论他是故意的,还是单纯就是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