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土豪到金融家 罗玉平310亿筹钱难题

2018-04-18 17:10:51 来源:和讯房产西南频道

房地产企业转向金融控股,做小贷或投融资的很多,但是没有谁比罗玉平的步子迈得更大。 罗玉平,中天金融实际控制人,贵州排名第二的亿万富豪,正在完成从土豪到金融家的凤凰涅槃。在转型过程中,罗玉平步入连环局,遭遇310亿筹钱难题。当然,罗玉平所遇到的,也并不是他和中天金融的个案,而是像贵州这样的经济相对落后地区的土壤,目前到底能不能生长出杰出的金融家?

  投资200亿 营收15亿

  项目管理专业出生的罗玉平如果老老实实做个开发商,不会遇到今天的难题,可是他偏偏有做金融家的事业野心,总思考着贵州没有像样的金融机构这样的政治任务。

  4月3日,中天金融发布年报,2017年,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近三成。

  中天金融财报显示,2017年中天金融实现营业收入157.93亿元,较上年减少18.84%;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20.82亿元,较上年减少29.18%。基本每股收益0.4455元。公司方面解释,营业收入有所下滑主要是由于地产板块受办公和商业等大单物业结转特殊性影响,项目结算面积下降,该板块业务去年实现收入149.81亿元,同比下降19.86%。

  过去一年是中天金融由地产向金融战略转型升级的关键年。公司去年实现金融类业务营业收入约15亿元,同比增长982%。

  对于地产商而言,2017年绝对是最好的年景,狂热的购房者让几乎每一个开发商都陷入了无房可卖的困境。可就是这样的好念头,中天金融的房地产板块业务收入比往年下降了两成。

  唯一的亮点,中天金融2017年金融类业务营收15亿元,同比增长982%,这个增长看上去很美。不过,按照这增速倒推,2016年全年中天金融的金融业务收入为1.5249亿元。

  营收不过如此,利润又能有多少呢?中天金融并没有在年报中披露!

  中天金融成立于1978年,前身是“贵阳市统战指挥部”组建的“贵阳市城镇建设用地综合开发公司”。 1994年,该公司股票"黔中天"股票在深交所挂牌交易,成为贵州省第一家上市公司。2007年,中天金融现任董事长罗玉平携金世旗国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入主中天,将公司更名为"中天城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中天城投从2014年陆续布局金融。

  2014年,中天城投入股贵阳银行开启了在金融业的攻城略地,旗下的贵阳金控开始不断收集金融类经营牌照,为其向“大金融”转型铺路。2015年,中天城投拟出资分别设立中天城投香港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中天城投(贵州)普惠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并切入传统保险、再保险、互联网保险三个市场;贵阳金控以自有资金20亿元收购联合铜箔100%股权,将后者原本持有中融人寿的20%股权收入囊中。

  2015年,中天金融便通过旗下两家全资子公司和孙公司先后收购中融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股份。

  2016年11月17日,保监会批准中融人寿增资13亿股事宜后,中天金融合计间接持有中融人寿的股权比例达到36.36%。

  今年3月10日披露的《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显示,中天金融子公司贵阳金控仍继续承接清华控股对中融人寿的股权及其增资权。上述增资事宜完成后,中天金融合计间接持有中融人寿的股权比例为将达到51%。

  在中融人寿的并购上,中天金融一年内烧掉了68亿真金白银。

  在证券领域,2015年12月中天城投通过竞拍的方式,以30.11亿元获得了海际证券66.67%的控股权,并且在2016年12月,以增资50亿元方式进一步将股权提高至94.92%。

  2016年,中天城投发起设立贵州省第一家民营银行--贵安银行,竞拍获得新增股份认购权,成为中融人寿的控股股东。

  2017年4月,罗玉平将中天城投更名为中天金融,开始从地产到金融的全面转型。

  目前,在金融业务领域,中天金融旗下有保险、证券、基金、公募基金销售等多家金融分子公司。作为中国西部首个民营金融集团上市公司,中天金融基本形成了以保险、证券、基金、民营银行及普惠金融、科技金融、绿色金融一体化的生态链体系。

  据不完全统计,罗玉平布局金融耗费资金在200亿以上。然而,罗玉平两百亿真金白银投到金融领域,却没有多少产出。不仅没有多少营收,中融人寿还出现了较大的亏损。

  过去几年,中融人寿在做大保费规模的同时,其偿付能力逼近监管红线。2016年1月7日,中融人寿收到保监会出具的监管函。监管函指出,由于中融人寿2015年三季度末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15.95%,偿付能力溢额-23.49亿元,属于偿付能力不足类公司。责令中融人寿自2016年1月18日起停止开展新业务,暂停中融人寿增设分支机构。停止开展新业务之后,中融人寿保费规模一落千丈,从2015年的177.28亿元下滑至2016年的23.4亿元。

  也就在这个时候,罗玉平成了中融人寿的救命稻草!

  不过,中天金融也不得不承受2016年13.87亿元的亏损,2017年中融人寿再次成为保险公司亏损榜的亚军,亏损额高达7.7亿元。

  罗玉平购入保险机构 万能险方面表现突出

  研究发现,罗玉平已经或正在筹资购入的两家保险机构,均在万能险领域表现突出。

  中融人寿成立之初,依靠万能险,中融人寿的保费收入在短时间内快速增长。相关数据显示,2010至2015年,中融人寿总保费规模分别为9.4亿元、1.1亿元、7.4亿元、42.9亿元、103.4亿元和177.3亿元。并在成立后第三个完整财年(2013年)实现盈利,这在业界并不多见。

  除了对万能险的高度依赖,在中天金融控股前,中融人寿的另一大特点是高层动荡。

  2013年6月,担任中融人寿近三年的总经理杨智辞职,由董事长陈远兼任这一职位。但不到一年,总经理一职又由时任副总经理潘忠接手。与此同时,中融人寿的董事长职位也是变动频频,2014年年中,陈远辞职,董事长这一职空缺;2015年4月,保监会批复称,中融人寿提请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王天有任董事长并没有获得通过,原因是并不符合高管任职规定,涉嫌违法或被立案调查;直至2015年7月,中融人寿董事长一职由董秘陈晓红补位。

  再来看华夏人寿, 在并入中融人寿短期没有获得回报的前提下,罗玉平瞄准了华夏人寿。去年11月21日,中天金融发布公告拟收购华夏人寿21%至25%股权。

  华夏人寿是一头现金奶牛,作为万能险大户的华夏人寿,总资产一直十分富足,更是连续三年盈利颇丰。相关资料显示,目前华夏人寿总资产超过4624亿元。去年净利润高达47.93亿元,在未上市的保险公司利润排名中排第二。

  不过,华夏人寿的良好业绩也高度依赖万能险。

  华夏人寿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在2013年不足332亿元,2014年激增102.88%至673.52亿元。2015年继续大幅增长,且突破千亿元达到1519.9亿元,同比增幅达125.67%,规模保费因此大幅增长122.94%。2016年1-11月其规模保费为1752.7亿元,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超过千亿元的寿险公司有3家,华夏人寿以1323.72亿元排名第三,不过与2015年同期相比小幅下降了5.32%。

  从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在规模保费中的占比可以看出华夏人寿对万能险的依赖。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占比在2013年为89.82%,2014年提高至95.51%,2015年进一步提高至96.68%。尽管2016年1-11月的占比较此前有所降低,但仍高达75.52%。在监管日渐趋严的背景下,华夏人寿面临保费收入的压力。

  随着万能险规模的增大,华夏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逼近100%的监管红线。

  2016年12月28日,华夏人寿的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已逼近100%的监管红线。因万能险业务整改工作不到位,保监会对华夏人寿下发了监管函,对其采取暂停互联网保险业务、三个月内禁止申报产品的监管措施。严惩之下,尽管华夏人寿万能险仍居于高位,但其已经在大幅整改。

  根据中国保监会数据,对上半年寿险公司保费收入进行的统计显示,华夏人寿保户投资款新增交费达590亿元,该指标主要反映万能险收入。华夏人寿已经超越一季度的万能险头号“大户”国寿股份,跃居上半年万能险第一。

  在过去的监管体制下,保险公司通常将万能险作为一种融资手段,然后将大量的资本集中起来后投资股票或是其他的不动产才确保高收益,以保持足够的综合偿付能力。

  随着银保监会的合并,合规将成为保险公司未来生存和发展的关键!

  华夏人寿的利润增长是否具有可持续性也还有待时间来证明。

  转型代价昂贵 310亿筹钱难题待解

  金融监管的变化也让罗玉平的难题逐步凸显!

  中天金融拟收购华夏人寿21%至25%股权,根据双方签署的《框架协议》,中天金融或公司指定的控股子公司拟收购北京千禧世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千禧世豪”)和北京中胜世纪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胜世纪”)持有的华夏人寿21%至25%的股权。

  北京千禧世豪和北京中胜世纪均为华夏人寿股东,现分别持有华夏人寿20%和13.41%的股份。目前,华夏人寿第一大股东是北京世纪力宏计算机软件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20%。这笔交易完成后,中天金融将成为华夏人寿的“大当家”。

  此次交易定价不超过310亿元人民币。具体交易细节尚未披露。另有公告称,其中已经支付定金70亿元。

  显然,现在放弃收购可能会付出高昂的代价,这促使罗玉平不得不四处筹钱,甚至不惜玩起左手倒右手的伎俩。

  2017年12月28日,中天金融再度宣布与金世旗控股就该交易签订了补充协议,披露标的股权的交易价格约为230-250亿元人民币,最终交易价格将以具有证券业务资质的评估机构的评估结果为基础,由交易双方协商确定。同时,金世旗控股应向中天金融支付的订金金额最高不超过60亿元。

  今年3月9日,中天金融召开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中天金融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出售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及其摘要的议案》、《关于公司与贵阳金世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签订附生效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的议案》等三份与其非金融类资产出售相关的议案。

  根据交易方案,中天金融拟以现金对价方式,向贵阳金世旗产业投资有限公司出售中天城投集团100%股权,并签订附生效条件的股权转让协议,就标的资产的基本情况、交易价格、定价原则、期间损益归属安排、违约责任等事项进行约定。

  按照机构评估,中天城投集团股东全部权益评估价值约为245.59亿元,经中天金融与金世旗产投协商确定,该次交易价格确定为246亿元。

  金世旗产业投资的钱有从何而来呢?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司系统发现,金世旗产投成立初始,金世旗控股旗下两家子公司金世旗资本、金世旗资源,共计持有金世旗产投57.14%股权。

  截至2018年2月28日,金世旗产投注册资本金185亿元,实收倒股东到账资本金4.5亿元。

  随后,3月2日,该公司进行投资人变更,变更后,第一大股东变为浙商产融,80亿入股持有43.2%的股份,而金世旗控股旗下两家子公司持股比例则缩减至32.5%。浙商产融承诺4月25日前到位60亿元,6月28日前到位余下的20亿元。

  这家新成立的公司,收购中天金融地产业务的钱从哪儿来?公告显示,金世旗产投用于收购的资金,部分来源于股东入股的146亿元资金,部分来源于第一大股东浙商产融提供的100亿元股东借款。按照双方约定,这100亿借款期限最长为60个月。

  如果浙江产融不能及时将180亿资金到账,罗玉平将无法收购华夏人寿的相应股权。或者如果浙江产融对中天金融控股后的华夏人寿财务状况并不乐观,此次罗玉平绞尽脑汁的资产重组也可能难产。

  显然,在贵州有较强人脉资源及活动能力的罗玉平必须尽全力避免收购华夏人寿股权难产的局面。

  有最新消息称,茅台集团可能收购华夏人寿5%的股权,这5%股权预计包含在中天金融此前已宣布的交易中,即中天金融和茅台集团联手拿下华夏人寿21%-25%股权。

  中天金融自2月21日起的延期停牌公告中增加了一段新理由:“本次重大资产购买可能涉及国有企业参与以及国有资产主管部门审批等程序,工作量较大,购买方案需进一步协商及完善”。这意味着,中天金融收购华夏人寿股权的最新方案中可能确实有国有企业介入。

  按照以前安邦的操作模式,罗玉平可以四处张罗融资收购,然后再将保险公司的资金悄无声息的转到自己原来的产业平衡财务。不过,随着吴小晖的身陷囹圄,这样的操作模式也就宣告寿终正寝。

  可以预见的是,即使罗玉平此次筹钱顺利,罗玉平和他的中天系3年之内的资金链可能会处于高度绷紧的状态。


(责任编辑:李星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