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奇艺纳斯达克融资超预期 百度喜出望外

2018-03-30 17:45:21 来源:和讯房产西南频道

  3月29日晚,中国视频流媒体平台爱奇艺(iQIYI)正式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股票代码“IQ”,IPO 定价为每股 18 美元,总募集金额22.5亿美元,比IPO预计募集总量增加了7.5亿美元,跃居“中国视频第一股”。

  早在今年2月28日,爱奇艺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募集15亿美元。自14年优酷土豆退市以来,沉寂了四年的中国视频网站终于再次叩响美股大门,这的确是一件值得欢欣的事。然而尽管美股看中发展前景,爱奇艺却并未摆脱中国视频长期亏损的窘境,且18年将会继续扩大亏损,短期内不可能实现盈利。同时作为持有爱奇艺69.6%的大东家百度,据其17年财报显示,正陷入内外交困的尴尬境地。

  前景乐观,困难重重

  从招股书来看,爱奇艺2015年至今总营收持续增长,2017年营收达173.78亿元,较2016年上涨54.65%。

 

  2015-2017爱奇艺营收状态(单位:亿元)

  虽然营收在保证大幅增长,但爱奇艺一直处于净亏损状态。到2017年,亏损已达37.36亿元,较2016年扩大21.54%。

 

  2015-2017爱奇艺净亏损数据(单位:亿元)

  我们发现,爱奇艺的年亏损增幅远低于年营收涨幅,一定程度上为爱奇艺未来实现盈利提供了信心。百度CEO李彦宏也表示,“虽然爱奇艺还没有取得盈利,我们的亏损要比竞争对手要少。” 李彦宏的这一说法也能从阿里的财报中得到印证,这也是爱奇艺能够提交ipo的最大依据。

  具体来看,爱奇艺营收由会员服务、在线广告服务、内容分发、其他四部分构成。其中,在线广告服务是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其营收从2015年的33.99亿元涨到了2017年的81.58亿元,涨幅高达140%。但最值得注意的则是其会员服务的增长,其收入占总收入百分比从2015年的18.7%上升至2017年的37.6%。

 

  2015年爱奇艺各项业务营收占比

 

  2017年爱奇艺各项业务营收占比

  招股书在具体细节中表明,爱奇艺的会员服务,日活跃用户数,平均观看时长,付费用户数和盈利水平方面都处于市场领导者地位。然而招股书对于风险的说明的第一条依旧强调,他们将会在较长的一段时间内依然持续之前的亏损状态。

  龚宇曾如是解释爱奇艺的盈利问题:盈利是一个策略性的问题。如果你想让他盈利,可以,但要有巨大代价的。市场份额百分之百到不了第一了。

  而爱奇艺的盈利能力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首先是缴纳带宽费用和购买重要内容。和所有流媒体平台一样,爱奇艺的收入主要从逐渐增长的订阅用户数量和广告商投放获得,而吸引用户就必须从技术和内容两方面入手。技术上,需要不断提高宽带速度、视频分辨率,这依靠技术开发和宽带付费。内容上,则需要不断争夺版权,近年来市场上优质内容的交易价格一直持续攀升;榆次同时,按照爱奇艺自己的路径开发优质新节目,则既需要时间也需要经费。

  另一方面,维持爱奇艺的“苹果树生态系统”,不仅需要大量资本投入,更需要不断挖掘和保留人才。

  所谓“苹果树生态系统”,简言之就是一鱼多吃。一个优质IP进行各种维度的开发,比如相关游戏的开发、衍生商品的售卖以及线下活动的开发等等。据媒体报道,仅以热门电视剧《花千骨》为例,爱奇艺花了一亿多购买了这部剧的版权,并同时开发同名网友。爱奇艺的“乐活中心”里就有游戏中心、漫画、文学、电影票、商城、直播等衍生物。龚宇曾说:“这个行业任何一个单一收入增长得很高,没用。你必须是样样都做好才行。比如广告、收费、衍生品等等,只要这个行业是主流的业务,你必须都做起来。你看任何一个好莱坞公司收入构成一定是多样的,不是靠单一收入,需要我们建造一个生态系统。所谓生态系统,就是众多资源,聚合在一起,单一的一定会被拥有健康生态系统的打败的。”

  爱奇艺表示,如果不持续地加大投入,他们的财务情况和运营结果将会受到不良的影响。

  另,四年前优酷土豆从纽交所退市的前车之鉴,我们并未看到国外资本市场对中国视频行业的宠爱。

  尾大不掉,矛盾共生

  这次招股书中的股权数据值显示:百度作为最大股东在爱奇艺占股69.6%,而爱奇艺创始人、董事兼CEO龚宇在爱奇艺仅占股1.8%,远远小于创始人惯例中的应占比例。

  作为由百度全资成立、并不断输血的子公司,百度拥有其大比重股权并非意料之外的事。然而对于事实上已经独立运营的爱奇艺来说,一线高管占股比例之低,对于公司进行决策、尤其是战略性决策而言很难产生积极影响。当然,并不排除在招股书发布之前,以龚宇为主的爱奇艺高管已经获得其它方面的财务回报,龚宇也曾提到过自己拥有部分期权,但这仍然无法排除爱奇艺在独立运营中,决策上可能遇到的阻碍。

  爱奇艺招股书也对这一点进行了说明:百度有时会基于百度整体的情况做出一些战略决策,但这些决策或许会与爱奇艺基于自身情况做出的决策不一样。(“Baidu may from time to time make strategic decisions that it believes are in the best interests of its business as a whole, including our company. These decisions may be different from the decisions that we would have made on our own. ”)

  具体而言,爱奇艺和百度可能存在的冲突有:

  第一、爱奇艺的董事李彦宏、陆奇和余正钧同时也是百度的高管。当这些人要作出对百度和爱奇艺有着不同影响的决定时,这样的关系可能或者显得会产生利益冲突。

  第二、爱奇艺的股票出售。百度有可能会决定向第三方出售所有或者部分爱奇艺的股票,有可能包括爱奇艺的竞争对手。

  第三、只要百度还是爱奇艺的控股方,爱奇艺不能与百度的竞争对手建立业务联系。

  第四、商业机会的分配。爱奇艺和百度有可能同时发现新的商机,而爱奇艺或许不能从百度已经进入的新商业机会中获利。

  百度一直是爱奇艺创业过程中绕不开的关键角色。2011年8月及12月,百度耗资4500万美元认购爱奇艺B轮优先股,并于2012年11月3日,收购原爱奇艺第二大股东普罗维登斯所持股份,成为其单一最大股东。2013年,百度斥资3.7亿美元收购PPS,实现PPS与爱奇艺的合并。

  从历史来看,百度对于爱奇艺的开明态度让爱奇艺获得了最珍贵的发展机会,同时也减轻了在前两年运营状态不算良好的百度自身的负担。2014年11月,百度为爱奇艺引入小米、顺为投资,同时对爱奇艺追加3亿美元投资,让爱奇艺作为独立的公司,进入了良性融资和稳定运营的状态。

  在招股书中,爱奇艺也提到,百度对它提供了重要的财务和技术支持,如果现在就从百度剥离,可能会有一定的不良影响。招股书还提及,百度和爱奇艺之间达成了多项协议。百度和爱奇艺将会在人工智能、智能设备和操作系统、云服务、流量数据和广告等方面进行资源共享和合作。在今年1月,百度为爱奇艺提供了一笔6.5亿人民币的无息贷款,还款期为5年。

  但同时,百度本身对爱奇艺形成了一定的桎梏。2016年春节期间,百度宣布其董事会收到来自百度CEO李彦宏和爱奇艺CEO龚宇非约束性提议,在爱奇艺估值28亿美元基础上,收购百度持有的爱奇艺80.5%的全部已发行股份,进行管理层收购(Management Buy Out)。龚宇同时公布了在国内上市的资本路线。如果李彦宏和龚宇能够进行相对低价的私有化,那么爱奇艺将会为引入更多战略投资者留下利润空间,有利于再增强它的现金流和造血能力。

  2016年7月,百度股东、美国对冲基金Acacia Partners公开表示反对,称收购爱奇艺的提议有悖于百度及其股东的长期利益最大化。 Acacia Partners称,“百度应该是一家受尊敬的重要企业,而不是获取个人经济利益的套现工具。”Acacia Partners指出,独立研究机构八六证券研究(86Research)将爱奇艺的估值定为58亿美元,是爱奇艺私有化28亿美元的作价两倍之多。不到一周以后,李彦宏和爱奇艺CEO龚宇代表买方财团致信百度董事会,宣布放弃爱奇艺私有化。

  在反复的尝试之后,爱奇艺终于选择了在百度大比例控股的情况下赴美上市,但在此后的发展是否能同时满足百度和爱奇艺双方的利益诉求,仍然是个谜。

  处境尴尬,人心浮动

  北京时间2月14日(美东时间2月13日),百度(NASDAQ:BIDU)公布了2017年第四季度及全年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本季度百度营收为236亿元人民币(约合36.2亿美元),同比增长29%,其中移动营收占比76%;2017年度总营收为848亿人民币(约合130.3亿美元),同比增长20%。

  尽管百度的收入持续增长,曾被百度寄予厚望的自动驾驶项目篇幅却有意淡化。李彦宏之前立的Flag““All in AI”,也委婉的转换成“AI 先行”。

  在财报电话会议中,麦格理分析师Wendy Huang问道,百度与金龙客车合作的车辆有多少时,陆奇含糊地回答:“我们对公司的自动驾驶汽车平台的加速商业化和产品化的趋势非常兴奋,未来的合作伙伴会更多。”

  而花旗分析师Alicia Yap问道,百度与金龙的合作从下半年开始是否会产生营收?与其他生产商的合作会否增加百度明后年的营收?陆奇则回答:“为市场提供最好的产品还是需要些时日,我们聚焦于整个生态系统的健康,提升技术实力,确保获得更多的合作伙伴,以健康、可持续的方式经营我们的业务。”

  把话题再次转移到“生态系统健康”上,百度的自动驾驶大有隐退主要舞台之感。

  究其背后原因,则人才流失和人事纠纷层出不穷。继黄畅、吴韧、顾嘉唯、吴恩达、倪凯等高管离职之后,今年1月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负责人邬学斌离职,同时他的前任王劲,此刻正遭到百度起诉。

  此外,百度面临的竞争压力也空前强大。

  相比百度内部混乱、疲于发展,目前谷歌无人驾驶即将开启商业运营,通用、uber的商业运营时间表也已经公布。在国内,360、滴滴也在迅速踏足无人驾驶行业。

  而百度赖以发家的PC时代搜索框早已失却天下,近年来接连爆发的“血友病卖吧事件”、“魏则西事件”体现出这种盈利模式的滞后。

  此刻,只能再提一提产业生态的建设,只是,前有乐视的崩塌,孙宏斌的尴尬,恐怕李彦宏只能暗中苦笑了。


(责任编辑:庞静男)